深圳电博会:“中国屏”集中亮相 支撑万亿级产业链
更新时间

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,唱起那动人的歌谣 ,旋律响起的时候,黑白影片《铁道游击队》浮现在眼前;新中国成立后,第一部体育题材彩色影片《女篮五号》登上大银幕;反思 文革 的力作《芙蓉镇》,至今仍是 推动思想解放 的里程碑之作;如同一首清丽忧伤的散文诗,《城南旧事》是改革开放后首部获国际电影节大奖的中国电影

不同年龄段的中国人,记忆里都存储着一段由上海电影制片厂(以下简称 上影厂 )编织的光影回忆。也许一串音符、一段台词、一张剧照就能将它唤醒。

1949年11月,传承了上海电影优良传统和基础的上影厂成立。与共和国同龄的上影厂,是新中国建设的见证者,更是推动者,身上满载着与祖国同呼吸共成长的时代印记。

无论在高层领导,还是普通民众,大家都有一句话, 我是看着上影厂的电影长大的 。 上影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任仲伦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, 这句话就是对我们七十年历史最高的褒奖。

领风气之先

上海是中国电影的发祥地。1895年世界最早的电影在巴黎诞生,仅一年后电影就在上海徐园出现了。

1935年,国难当头,抗日战争一触即发。一部由上海电影人摄制的电影《风云儿女》上映,该片主题曲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由当时深陷敌狱的田汉作词,年轻的电影音乐家聂耳接过经地下党传来、写在小纸条上的歌词,热血沸腾、连夜谱曲。

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们!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! 《风云儿女》一经上映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便在全国传唱。无数热血中华儿女唱着这首歌,奔赴抗日战争前线。

图片来源:猫眼电影

历史的硝烟远去,电影却凝聚起民族记忆。新中国成立伊始,《义勇军进行曲》被定为国歌。

同一年,上影厂成立。

在任仲伦看来,上影厂的成立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历史事件,它传承了上海在上世纪30、40年代优秀的电影人才,并且成为新中国一个重要的电影生产基地。 这七十年,上影厂生产了820多部电影故事片,电视剧800多部,还不包括美影厂、译制片厂等上影集团其他下设单位的产量。

始终出好作品,是上影七十年最重要的贡献。 任仲伦表示, 从1949年我们的第一部作品《农家乐》开始,到今年的《攀登者》,每个历史阶段,都有代表作出现,而且在当时都是开风气之先、深刻影响了当时的中国。

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,上海电影人寄明写的《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》,最早是上世纪60年代上影厂电影《英雄小八路》的主题歌,后来成为《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》。作为 文革 后中国国内公映的首部爱情电影,《庐山恋》诉说了中国人内心深处对美好生活的纯真向往,在社会上产生了强烈的震撼效应。自有正式票房记录以来,2000年上影厂贡献了中国首部票房过亿的影片 《生死抉择》。

上影厂很大程度上与上海这座城市的气质很像 开放。 任仲伦分析道, 80年代初期的时候,类型片已经很丰富了,如科幻影片、警匪片,谍战片、爱情片,呈现出多元化的风格作品,领风气之先。2013年我们建立了上海电影博物馆,是由衷地想对几代艺术家的不断探索表示一种敬意。

2003年,上影经历了转企改革、建立产业链,任仲伦提出 开放逼改革、合作促发展 ,传承上海电影人开放、创新的精神,以此聚集华语电影的各种优秀力量,并且不断探索产业化改革。 直到今天,我们还和王家卫、李安、徐克、贾樟柯等优秀电影人不断合作,大家都是看重上影的历史地位、现实影响和它遵守契约的合作精神。

他始终以自己是一名导演而骄傲

不久前,电影圈传来一个悲伤的消息,吴贻弓导演去世了。

吴贻弓导演大学毕业后就到了上影海燕电影制片厂,他一生主要在上影厂进行创作,执导了《城南旧事》《巴山夜雨》《姐姐》《少爷磨难》等九部电影,是中国第四代导演的领军人物。 任仲伦说, 他的电影有诗一样的表达,传承了中国电影最本质的现实主义的同时,又开启了电影影像语言的最初探索,在电影的艺术创新里是一个伟大的成就者。他还创办了上海国际电影节,曾任中国影协的主席、两届中央候补委员 在产业界、政界担任要职,但他始终以自己是一名导演而骄傲。

图片来源:视频截图

像吴贻弓导演这样的电影大师、大家,上影厂还有很多,孙道临、谢晋、张瑞芳、赵丹、秦怡、牛犇、吕奇民 他们的名字汇聚起来,就是中国电影最灿烂的星空。

建设社会主义电影强国,这是国家战略,也是我们电影人的使命。我们这代电影人遇到了大有可为的发展机遇,我们要勇敢担当。 任仲伦认为。

而不可否认的是,经历了前些年的高速增长,今年上半年整个电影市场出现了票房增长下降、观影人次下滑的现象。 有些指数在下降,我看来是发展中遇到的正常波折。我觉得中国电影发展还是在从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迈进的过程中,不仅体现在票房和影片数量上,更体现在整个产业链的完整上。

今年我们还是看到了市场上涌现了优秀的国产电影作品,比如《哪吒》在8月暑期档为大家带来的惊喜,票房奔着50亿了。电影市场的基本面还是表现稳定的,与此同时,电影的制作能力、商业电影的工业体系、片场建设、电影教育和金融支撑体系等等,都在全面发展,这些更为可贵。电影强国不仅体现在银幕数、票房,而是整个工业体系、创造精神、支撑体系。电影产业的繁荣不仅需要一棵树,而是要建设一片森林。

今年,任仲伦日益深刻认识到:一片森林里,需要那些最高的树,我们需要一批杰出的电影企业。 要进入一个大公司时代,呼唤一批强大的电影企业成为中国电影的中流砥柱。

美国五大电影公司的票房占北美市场85%,占全球市场26%。而中国电影经营规模名列前茅的电影企业,年营业收入常常为百亿元左右,净利润为十亿元左右。这无疑是很大的差距,但也表明中国电影企业有着不可抑制的成长空间。

中国需要有5-10家的电影企业成长为航母级的大公司,成为中流砥柱,整个行业才能扛得住电影的高风险、高投入。 任仲伦说,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,也是隶属于上影集团的上影厂成立七十周年。在中国由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发展的进程中,我们立志成为中国电影产业的主力军,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电影企业,成为中国电影那些最高的树。


如需转载请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联系。
未经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授权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必究。

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:021-60900099转688
读者热线:4008890008


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
广告热线  北京: 010-57613265, 上海: 021-61283008, 广州: 020-84201861, 深圳: 0755-83520159, 成都: 028-86612828


>
 
相关文章